• 2022年5月10日 星期二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  企業概況  |  新聞動態  |  采購項目名稱  |  產品展示  |  在線訂購  |  招聘職位  |  在線留言  |  聯系我們
       STD-600系列微機保護測控裝置
       STD-300系列低壓測控裝置
       STD-36(X)微機低壓電動機保護器
       STDM-100網絡通訊管理單元
       STD-600變電站微機保護計算機監控
       變電站智能監控系統
       STD-CK變壓器測控裝置
       STD-600h系列微機保護裝置
       STD-90系列開關柜綜合操顯裝置
       STD-2000中小型發電站綜合自動化
       BKD-400系列微機保護測控裝置
       BKD-500系列微機保護測控裝置
    ·中國電改將推動低碳愿景成為現實 
    ·世界最高電壓等級換流變完成帶電調試 
    ·電池再生修復將降低儲能成本 
    ·電力網絡通信故障原因分析 
    ·重磅!世界海拔最高 藏中電力聯網工程 
    ·用3D打印技術建的配電房長什么樣 
    ·行業觀察丨高效智能裝備提升能效管理水 
    ·2050年海上風電會發展成什么樣? 
    ·清潔能源等將成為基建投資發力重點 
    ·電價改革40年回顧與展望 

    電話:0311-85093359/85902790 0311-85903959(技術)
    手機:13803368011(韓先生)
    Q  Q:1422091646
    Email:bjhb72@163.com///sentuodianzi@163.com
    地址:石家莊高新區天山大街585號日中天科技園

     
    中國電改將推動低碳愿景成為現實
       加入時間:2019-3-18    

    來源: 中國電力新聞網  

    中國電改將推動低碳愿景成為現實

    ——訪睿博能源智庫政策項目主任FrederickWeston、高級項目主管MaxDupuy

      睿博能源智庫(RAP)是一個全球性專家咨詢機構,長期致力于為歐洲、美國、中國等國家和地區的電力行業改革所面臨的挑戰提供解決方案,他們在電力行業規劃和市場設計等方面有著資深國際經驗。FrederickWeston在擔任RAP中國項目主任期間,帶領中國項目團隊成員與相關部門就電力行業政策和改革進行了密切合作。MaxDupuy曾經作為高級經濟分析師就職于美國財政部,目前他常駐美國加州,主要負責電力市場、電力行業監管以及排放交易相關的項目。他撰寫了多部報告及文章,包括對中國和國際電力市場政策的對比分析。

      兩位專家對中國的電力市場有著較為深入的研究,在本篇訪談中,他們對中國如何推動電改給出了詳細的看法和個人建議。

          中國能源轉型進程讓人震驚

      中國電力報:談到中國這些年能源結構的變化,你們首先會想到什么?

      FrederickWeston、MaxDupuy:在過去的三十年中,即使是不曾刻意關注中國的人,也不禁對這個國家的轉型感到震驚。這種轉型體現在所有領域,尤其是電力行業,即經濟發展所依賴的中央基礎設施產業。中國擁有著世界上最大的電力系統,過去時常發生電力短缺,電網投資不足,但現在已成為技術最先進的電力系統。這一成就在全球無與倫比,是中國躍居全球經濟前沿的重要原因之一。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電力系統的成就幫助中國在嚴重的空氣質量問題上面取得了進展。雖然在這方面還有許多工作要做,但已取得顯著成效。這包括關閉效率最低,污染最嚴重的發電廠,在新型高效燃煤發電廠上大量投資安裝污染排放控制設施。中國實施了越來越嚴格的空氣質量規劃,頒布并修訂了大氣法,這些做法共同要求提高工業和終端能效、可再生能源發展,以此作為改善空氣質量的手段,F在中國正在實施自發電行業開始的碳排放交易制度,這將有助于向低排放、低成本的未來能源系統過渡。

          電改文件的作用十分關鍵

      中國電力報:在中國政府為了推進能源改革而發布的一系列政策中,你們最關注的是什么?

       FrederickWeston、MaxDupuy:這些工作都契合了一個主題,并在2015年3月頒布的電力改革9號文件中得以體現,該文件為電力行業改革提出了全面的愿景,以期實現提高系統可靠性,增加市場機制的效用,保護消費者,節約能源,減少排放,增加可再生能源和分布式發電的使用,完善治理和監管制度,包括更好地規劃和強化機構能力等多個目標。這些都是值得稱贊的目標,如果這些目標實現,將會降低電力系統的長期成本及其對環境的影響。

      但對于中國或歐美國家來說,“改革正確”絕非易事。改革是一項持續不斷的努力,不斷成形的過程,是不斷變化的環境,不斷發展的技術和更迫切的政策要求共同作用的結果,特別是那些處在環境和能源政策交匯之處的領域。中國創造有競爭力的批發電力市場的動力是基于這樣一種信念,即競爭將降低成本,推動環境改善,并激勵創新。其他地方的經驗告訴我們,只有刻意設計市場,才能確保這些目標的實現。

          對能效進行大規模投資很重要

      中國電力報:對中國發展綠色低碳的能源系統,你們有怎樣的意見和建議?

      FrederickWeston、MaxDupuy:基于我們的研究,在此想強調一些建議。其中最重要的是對中國家庭和企業能效進行大規模投資,因為能效是更有效地利用能源,滿足能源服務需求的最便宜的方式,而中國的政策制定者了解這一點。二十多年來,中國已經開展了世界上最廣泛的全國工業節能計劃之一。在所有行業中———工業、商業建筑、供暖和制冷、消費者終端用途等。如果繼續擴展這項工作,將在未來幾年內節省大量成本(尤其可以避免對成本高昂的發電廠進行投資)。

      其次,需要顯著提高電力系統運行的經濟效率。這與調度方式有關,即根據電力需求實時變化而決定運營發電機組的方式,中國近年來在這一領域取得了重大進展,但在系統運營實現“優化”之前,仍需要進一步完善。關鍵部分將是基于發電廠可變運營成本的調度決策———最低成本優先,最高成本最后。經濟調度或者“優先調度”,都會有助于將可再生資源完全整合到系統中,因為它們幾乎不需要運營成本,并且最大限度地減少使用效率最低且通常污染最嚴重的發電廠。通過實施這種直接的系統操作方法,可以降低成本和污染排放。

      由于節約了成本,經濟調度還可給系統帶來其他的價值,例如需求響應。需求響應旨在引導客戶(通常是工業和商業用戶,但也包括一些住宅客戶)根據價格變化而改變其用電習慣,從而達到節省電費,為系統創造“靈活性”,使可再生能源更容易整合,并再次減少對更污染、低效的發電資源的依賴。

      通過建立短期的電力“現貨”市場可以發現電力價格,實現經濟調度,如果設計得當,將引導以發電機組運營成本為基礎的價格競標,然后系統操作員將根據這些成本調度發電機組。中國計劃到2020年在全國范圍內實施現貨市場,這是一個雄心勃勃的目標,但經濟調度不需要等待現貨市場。它只需要求發電機組向系統運營商披露其運營成本,這就可以為調度中心提供優化系統調度的信息。采取這一步將使發電機組和系統運營商在經濟調度方面獲得經驗,同時避免在防止濫用市場力方面的棘手挑戰。

      中國電力報:在電力行業市場化過程中,如何降低投資和資本利用之間不匹配的風險?

       FrederickWeston、MaxDupuy:更好地利用長期規劃方法。例如,美國實施的綜合資源規劃,將有助于中國降低供需之間,即投資和資本利用之間存在不匹配的風險。這種規劃方法與中國將電力行業市場化的愿望并不矛盾。規劃將確定系統的需求,競爭性的資源采購將使這些投資的成本最小化。

         “新電氣化”與輸配電價改革  

      中國電力報:在“新電氣化”和輸配電價改革方面,歐美可以提供哪些可借鑒經驗?

       FrederickWeston、MaxDupuy:技術的發展正在迅速使得用化石燃料的領域大部分電氣化,尤其是運輸和供暖。電氣化的目標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和加強環境保護。電氣化為電網公司和發電企業創造了新的機遇,也帶來了新的挑戰。如果要實現電氣化目標,應明確地把政策和投資指向清潔發電資源。應該為確保措施到位,使得新電氣化的最終應用盡可能靈活。更好的分時電價信號將是有益的措施之一。

      中國應繼續完善輸配電價改革。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建議改革電網公司業務模式(即電網公司贏利模式),從試點實踐中獲得經驗,并可以借鑒其他幾個國家,包括美國和歐洲大部分地區的經驗,歐美的改革重點是如何更好地使電網公司的行為與公共政策目標保持一致。歐洲和美國使用的“基于績效”的監管方法可以成為中國輸配電價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樣做可以幫助激勵電網公司的行為,增加預期成果的可能性,例如增加可再生能源并網,增加對需求側資源的投資,減少排放。簡而言之,電網公司應該能夠在贏利的同時做出有利于電力行業的行為。

      中國推動電力行業改革朝著9號文規定的方向前進,可以采取的步驟遠遠不止這些,但是它們將有助于把低碳低成本的高效電力行業的愿景轉為現實。

    版權所有:石家莊森拓電子技術有限公司  電話:0311-85093359/85902790 0311-85903959(技術)
    QQ:1422091646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Email:bjhb72@163.com///sentuodianzi@163.com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